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要闻 >
详细内容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04-09 10:21  点击次数:

如何防止企业上市后资本退出


  技术哲学家许煜认为有必要在人工智能时代重提美育的重要性。3月27日,他在中国美术学院主办的“二十一世纪艺术--教育圆桌论坛”发表了题为《人工想像时代的美育》的演讲,他认为重新探讨蔡元培和席勒的美育概念或能开启一条思考技术系统和自由之间紧张关系新途径。
 
  许煜任教于德国吕纳堡大学哲学研究所和数码媒体文化与美学研究所,同时也是中国美术学院的客座教授,巴黎西蒙东国际研究中心的研究员。他在《现象学研究》、《元哲学》等国际期刊上发表过多篇关于技术哲学的论文。拥有人工智能本科学位和哲学博士学位的许煜是一位不多见的既懂算法也懂美学哲学的学者。这个例子说明了我们的社会可能会越来越依赖于算法,甚至连审美也不例外。可是,如果未来将由机器的逻辑统治,这样缺乏想象力的未来是我们想要的吗?如果充满着算法理性的安排,又何以安放人类对自由的追求?
 
  这并不是一个新的问题,早在18世纪,德国古典美学家弗里德里希?席勒就提出了理性治理与自由之间的对立的问题,在席勒的《美育书简》一书中,他提出美育可以是弥合这些对立的方式。
 
  对许煜来说,以人工智能来取代人只是一个经济上的考虑。他对那种以人工智能或机器学习为名,鼓吹超人类主义,以及天真的后人类主义的想法抱持着怀疑,并主张思考技术问题应该回到美育问题。他从席勒对美育的分析,以及蔡元培对席勒的新的解读切入,试图带领读者重新理解审美可能带给技术的颠覆性影响。
 
  他认为蔡元培以中国思想为背景吸收并转化了席勒的美育概念。在蔡元培的理论中,艺术的作用在于从现象直接通往本体,从有限通往无限,故美育在这个意义上甚至可以取代宗教。
 
  而席勒与蔡元培美育概念的区别,正是中国宇宙技术与当时欧洲宇宙技术的区别。宇宙技术 (cosmotechnics) 是许煜为了重新打开技术问题而发展的一个概念。他认为,没有一种或两种技术,而是存在系统性和宇宙论意义上的彼此不同的宇宙技术,并且是不能同质比较的。
 
  在《科学和现代世界》一书中,怀特海将19世纪工业化留下的灾难性问题归咎于对美学问题的忽视。许煜承袭了这样的观点,在技术至上主义盛行的大背景下,他再次强调,美育或是应对日益汹涌的技术发展的关键,他呼吁我们重新发现被遗忘的资源和地方性问题。在演讲结束后,澎湃新闻对许煜做了专访。是不是有了“背书”就能成为直通股市的“独角兽”?证监会公布的试点范围给出了答案:属于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软件和集成电路、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等7大产业,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30亿元人民币且估值不低于200亿元人民币的未上市企业。
 
  星石投资合伙人、首席策略师刘可认为,明确行业范围和规模门槛有助于严防一些企业伪装成“独角兽”扰乱资本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与美国“独角兽”集中于以技术创新为主的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以及医疗保健等领域不同,当下中国的“独角兽”更多来自文化娱乐、教育、游戏、出行、物流等消费、商业服务行业。在王昕杰看来,中国更应着眼于对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等“四新”产业的扶持。“这不仅有利于资本推动实体经济转型升级发展,也将更快推进中国经济结构与资本市场结构更加均衡。”
 
  人们通常将美学视为与文化产品相对应的一种感知性,但在许煜看来,美学是更根本更强大的力量,因为它或可为科技提供一种新的基础和新的方向。
 
  严防“独角兽陷阱”
 
  监管层对于“独角兽”的“偏爱”,本意在于吸引国内优秀新经济企业登陆资本市场,也为鼓励一级市场更多地投资于创新型企业,培育、发掘更多的“独角兽”。
 
  然而一些业界人士担忧,对于创新企业IPO“估值不低于200亿元”的界定标准,可能引发部分企业通过最后一轮融资“抱团取暖”,通过虚高估值的方式达到“独角兽”标准。
 
  事实上,短短两三个月内,逾千亿资本密集涌入斗鱼直播、寒武纪科技等“独角兽”企业,这些企业的估值也随之水涨船高。
 
  此外,《意见》规定尚未盈利试点企业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和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在试点企业实现盈利前不得减持上市前持有的股票,但对于突击入股者及股权投资机构则留下了可乘之机。
 
  信达证券指出,对于未来可能通过IPO登陆A股的“独角兽”而言,没有盈利指标可能加大其发展不确定性和市场波动性,投资弹性和风险将同步提升。
 
  一家创投机构合伙人表示,进入资本市场的“独角兽”应是在新兴行业中有一定影响力的企业。如果某些“独角兽”在自己所处的行业价值链中没有明确的地位,过热的投资和过高的估值或沦为“击鼓传花”的游戏。
 
  原国泰君安证券总经济师谢荣兴则建议,针对可能存在的“独角兽陷阱”,监管层应在调整上市规则的同时同步修改减持标准,如规定创始股东、最后一轮融资方以及所有风投股东必须三年以后减持,控股股东包括最后一轮融资方应有三年业绩承诺,达不到预定目标则须按一定比例缩股。


上一篇:多次强调“中国制造2025”对中外企业一视同仁 -----下一篇:伦敦奥运会羽毛球女单冠军李雪芮终于伤愈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