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招考信息 >
详细内容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05-26 11:01  点击次数:

阿里巴巴的发展也充分享受了科技发展的红利


  对于区块链,马云表示区块链不是泡沫,但今天的比特币可能是泡沫。“区块链不是金矿,是打开数字金融金矿的一个巨大工具和应用,是数字时代隐私和安全的解决方案。”他还举了之前在公司一个婚礼上的例子,一个工程师在自己的征婚简历上说自己是工程师,没有一个人看,但改成区块链工程师后有381个人给他写信。 在第二十届中国科协年会开幕式上,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出席并发表题为《因为相信,所以看见》的演讲。马云认为,未来10-20年以内,将有三大技术让人类面临挑战:机器智能、IoT和区块链。对于区块链,他认为区块链不是泡沫,但今天的比特币可能是泡沫。
 
  创新不是任务和资金堆出来的 而是逼出来的
 
  将带来变革和挑战的三大技术:机器智能、IoT和区块链
 
  马云认为,目前很多技术还停留在概念炒作和纯商业的应用上。他举例称,比如现在很多人担心机器会控制人类,“我认为这永远不可能。机器永远不可能战胜人类,因为机器只有chip,人类有heart。”马云说,未来不是万物像人,而是像人一样学习和思考。未来机器要了解人类不了解的问题、解决人类解决不了的问题。
 
  他预测,未来10-20年以内,将有三大技术让人类面临挑战:机器智能、IoT和区块链。
 
  就机器智能而言,他认为人类是有智慧的,动物是有本能的,机器是有智能的。他不认同人工智能的概念,认为人类把自己看得太高,“人类对自己大脑的了解还不到15%,我们怎么让机器像我们一样思考?”
 
  而对于IoT,他认为IoT时代也根本没有到来,今天的IoT仅仅是很多卖硬件或者卖软件的人找个理由卖得更好而已。
 
  “面对这三大技术,我们必须有高度充分的认识,特别是IoT对制造业的冲击远远会超过大家的想象。电商对零售的冲击,很多零售行业没做好准备,而这三大技术将对我们每个人的工作产生巨大的影响。”马云在演讲开场首先强调了技术的重要性。他表示,没有技术就不可能有阿里巴巴,阿里巴巴的发展也充分享受了科技发展的红利。
 
  “小时候我没想过当老师,是不想当;没想过当科学家,是因为不敢想。科学家和企业家非常相像,过去的士农工商,企业家排在最后,而科学家都排不上号。”不过他表示,在过去一百年,因为科学家和企业家的崛起,在社会进步方面起到了超乎寻常的作用。
 
  在他看来,大的技术革命需要50年时间,前20年是技术革命,后30年是应用革命。互联网技术同样,未来30年不是互联网公司多么成功,而是用好互联网技术的公司成功。因此,他认为,在这个快速发展的时代,更要重视基础科学的研究。“创新是逼出来的,不是任务和资金堆出来的。任务和资金不可能堆出创新和科研成果。”马云举例称,自己刚从以色列回来,以色列没有国内市场,没有自然资源,但被逼出来搞出科学研究。而中国有巨大的市场,更应该有自己独特的研究项目。“未来企业的利润一定来自基础创新而不是规模。”
 
  马云认为,过去200年科技让人类学会探索外部世界,而未来200年人类将推探索自己内心世界。“人类其实真正了解自己还不是太多。未来的人可能要活到150岁,未来的人一天可能只工作三个小时,未来的人一辈子可能要去300个城市,所以过去的200年以制造业带动就业,未来200年制造业将不带动就业,未来200年服务业将会带到巨大的制造业。”
 
  他还表示,今天是科学家和企业家最好的时代。第三次技术革命的变革机遇,中国对全世界的担当决定了今天是企业家和科学家最有作为的年代。“过去科学家和企业家互相看不起,科学家觉得我们商人满身铜臭,我们也觉得科学家清高自大。其实企业家是社会经济学中的科学家,科学家是研究领域里面的企业家。”马云认为,科学家和企业家必须完美结合,才能让世界、让中国和让后代更加持久的繁荣。(张俊)
 
  感恩,也特别感慨科技力量发展的迅猛。没有科技,没有技术就不可能有阿里巴巴。我自己也这么觉得。阿里巴巴充分享受了科技发展红利。今天大会邀请一个在科技边缘享受红利,同时对科学家充满敬仰的一个做企业的人来讲,我对大会的邀请充满了感恩。
 
  小时候我从来没想过当老师,是因为不想当。没想过当科学家,是因为不敢当科学家,想都不敢去想。今天我们有越来越多无比敬仰的科学家,但是科学家和企业家非常相像。
 
  在中国,这两个群体是只有在过去100年而形成的具有社会极大影响力的群体。士农工商,商总排的最后,但科学家更惨,连排都排不进去。古代的科学家都是隐藏在巫医、风水师和道士里面。
 
  从这一点来讲,企业家和科学家很相像,同病相怜。我们很多人是因为看见而相信,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是相信而看见。我想这也是很长时间,企业家和科学家们不被理解的重大因素,因为我们相信相信。
 
  过去100年正因为企业家和科学家两个群体的崛起,在社会进步的各个方面出现了超乎寻常的进展和发展。
 
  每次大的技术革命都需要50年时间:前20年是技术革命,后30年是应用革命。互联网技术同样一样,未来的30年不是互联网公司多么成功,而是用好互联网公司的企业多么成功。
 
  未来30年是互联网技术的应用时代。越是在快速发展的应用时代,越是要注重基础科学的研究。创新是逼出来,不是资金和任务能够堆出来或者分配出来。资金和任务,绝不可能推出创新和科研成果。
 
  我刚从以色列回来,以色列没有国内市场,也没有自然资源,被逼出了独特的科学技术,搞出了研究。中国有强大的市场,更应该有自己独特的研究项目,而企业的利润未来一定来自于技术创新,而不是技术规模。
 
  今天大家都在谈智能世界。智能世界主要有三个基础要素:互联网、大数据和云计算。大数据不是数据大,是计算大,是计算强大。
 
  但大计算加上云技术留在以快餐式的浅层次的概念炒作和纯商业的应用。过去我们把人类当成了机器,未来我们将会把机器当做人类来使用。
 
  未来不是万物像人,而是要让万物像人一样去学习,去思考。未来机器必须去解决人类解决不了的问题,去了解人类不能了解的问题。人类对自己要充满信心,现在大家都担心机器可能会控制人类,我认为机器永远不可能控制人类,也不可能战胜人类,因为机器只有智,而人类有heart:机器只能快速计算,但人类有真爱。
 
  未来10到20年以内,整个社会将会因为这三大技术面临巨大的挑战。第一,机器智能;第二,IOT;第三,区块链。我们一定要相信,人类是有智慧,动物是有本能的,机器是有智能的。我认为人类把自己看得太高,我们人类对自己的大脑了解还不到15%,我们和能让集体像我们一样去思考,而IOT时代也根本还没有到来,今天的IOT仅仅是很多卖硬件或者买软件的人找个理由卖的更好而已。
 
  我认为整个区块链技术也正在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区块链不是泡沫,但是今天的比特币可能是泡沫。区快链不是金矿,区块链是打开数字金融金矿的一个巨大的工具和应用,而且是一个数据时代隐私和安全的解决方案。
 
  我前段时间在公司的一个婚礼上面来讲,我们公司有工程师在自己征婚的广告上说自己是一个工程师,结果长达四五个月没人打开他的简历。但把它改成区块链以后,有381个人给他写了爱情信。
 
  所以面对IOT,面对区块链,面对机器智能,我们必须有高度的充分的认识,特别是由于IOT对制造业的冲击,远远会超过大家的想象。电子商务对零售的冲击,很多零售行业没做好准备。而我们呼唤的人工智能,我们呼唤的IOT,我们呼唤的区块链,将对我们每个人的工作产生巨大的影响。
 
  现在我们在研究AI,未来是AI将为我们研究。科学家要拥抱互联网,过去我们创新要靠资源,未来我们创新要靠数据。过去200年科技让人类学会探索外部世界。我们相信未来200年,人类将探索内心世界。
 
  我认为过去200年诞生了无数的聪明的人,在200年以前人类靠智慧生存,未来200年也是人类将会以智慧生存。所以我自己就觉得智慧和知识聪明的差异:聪明,知道自己要什么;而智慧知道自己不要什么。人类只有知道自己不要什么,人类只有加强对自己的研究,对自己的了解,我们才知道我们并不需要那么多东西。
 
  所以人类其实真正了解自己还不是太多。未来的人可能要活到150岁,未来的人一天可能只工作三个小时,未来的人一辈子可能要去300个城市,所以过去的200年以制造业带动就业,未来200年制造业将不带动就业,未来200年服务业将会带动巨大的制造业。
 
  今天是科学家和企业家最好的时代。第三次技术革命的变革机遇,中国对全世界的担当,决定了今天是企业家和科学家最有作为的年代。科学家和企业家必须完美结合。过去科学家和企业家互相看不起,科学家觉得我们商人臭铜气,我们也觉得科学家清高自大。其实企业家是社会经济学中的科学家,科学家是研究领域里面的企业家。科学家没有企业家是市场经济中的瞎子,企业家没有科学家是瘸子。
 
  科学家和企业家的共同点是因为相信而看见。只有创新的精神,只有敢于担当才诞生的企业家和科学家。我们都是去运用好,去利用好社会交给我们的资源。我们要学会,并且习惯被怀疑,被责疑。
 
  科学家和企业家都相信未来,我们努力让未来变成现实。科学家是如懂得如何正确地做事,企业家是如何高效有结果地做事。科学家要有企业家的敏锐,而企业家必须有科学家的严谨。
 
  如果过去100年,中国诞生了两个了不起的群体,那么未来100年这两个了不起的群体只有完美的结合,才能让世界,让中国,让我们后代更加持久的繁荣。
 
  所以在新时代,科学更需要新的生产关系去适应新的生产力的发展。上世纪研发两弹一星是先进的生产关系。上世纪主要的优秀的人才并不多,集中在大专院校,集中在科研院所,所以集中资金集中人才是最好的发展方法。但是今天创新的主战场已不是在大专院校,不在科研院所,而是在企业内部。
 
  旧的生产关系已经不能跟随生产力的发展,旧的生产关系往往会出现研而不发,发而不用,用而不灵。目前企业还是跟着院校走,未来的院校必须跟着企业走,跟着市场走,这是我个人的观点。因为只有在竞争的第一线,只有在强大的压力下,才有可能诞生最先进的创新,今天很多东西美国也没有,欧洲也没有,俄罗斯也没有,我们有机会做出我们自己有的东西。
 
  所以研究也不仅仅是因为有兴趣,研究必须要有价值。当年美国很多研究院所提出研究for fun,研究for profit后来讲。我们今天觉得今天不是研究for fun,而是去解决问题,同时又有快乐,又有价值和利润,只有这样的研究才能持久地发展。
 
  人类没有未来的专家,我们对未来只是探索。我们要相信自己,所有的专家都是昨天的。不学习,谁也成为不了专家,谁也当不了学者。我们只有相信自己,相信人类,相信孩子。因为我们做不到,我们的孩子们能做到,真正的科技能做到。


上一篇:物理公式涂在井盖上就意味着“践踏”科学吗? -----下一篇:富士康与BAT的“股权联姻”能带来互补价值